admin 发表于 2022-6-29 16:47:36

《诗歌月刊》2022年7期目录



特稿
为新时代画卷钤盖鲜红的印章许敏/杨犁民/松子/唐朝军/铁万钢/孙凤山/王爱民/李恩维杨文霞/胡平/汤云明/寿州高峰/林文钦/紫藤晴儿孙兵/胡明桥/那朵/刘建华/陈于晓/周八一/许礼荣评论:笔墨当随时代歌吟且从内心/陈振华
独秀片羽(组诗) / 胡亮冰镇浪漫主义(随笔)/胡亮
中坚
皖南札记(组诗)/龚璇匿在岁月中(组诗)/胡理勇访谈: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/龚璇胡理勇
前沿
小葱/祝凯鸣/李路平
新锐少言/童七/陈梓龙/李曼旎
星座雷默/林珊/丁友星/孙志翰/陈润生/枫舟
诗话“向杜甫致敬”中的探索与挣扎/陈朴走向自审之后的美学建构/邹茜 邹建军语象的智性与古典艺术的交锋/陈啊妮
版图内蒙古野火诗社作品小辑
蒲河之上诗群作品小辑
短制石才夫/陈丽伟/吴重生/吴艺/洪峰/庚申/冷克明应满云/张璘/方华强/朱醒/梁永利/邱红根/老彦娟默风/李晓光/黑泥/理坤/李晓愚/曹剑龙/高常亮施忠海/杜文瑜/新月/李东升/洪炜津/张永波徐正华/许道军/李家树/周先祥

栏目主持人语
独秀
胡亮以评论名世,初读其诗作,颇有些惊艳。是的,惊艳,请原谅我使用这样滥俗的词,而这正是胡亮致英国作家伍尔芙一诗之标题。当我们读到“你的两只大眼睛组建了/美之标准化管理委员会”这样的句子时,不免会产生短暂的错愕,这大概是“惊艳”的另一种表达了。或者也可以说,胡亮是一个被评论耽误/遮蔽了的诗人。青年评论家杨碧薇评价胡亮创立了“盆景典范”的新诗型构,在我看来,“评论家诗人”胡亮的诗似乎更接近哈斯凯尔的博物学名著《看不见的森林》里所描述的一米见方的“坛城”生态圈。当这位诗歌“教练员”同时以“运动员”身份出场,天地初开,灵光乍现,万物生长,“我特别擅长转动群山”,凭一身捕风、雕龙和绣花的功夫,他专注而耐心地秀出语言和气息的化骨绵掌,仿佛不可知的琴弦,在从容舒缓地拨动句与句、词与词之间微妙的空隙。在这里,多觉参与的物象心相竞相呈现,“快让我们临摹每棵树,临摹它们的绿意”,“小病的山顶就是哲学,/哲学的山脚就是秋天”。智性和灵性,日常和超常,复古和先锋,在胡亮身上得到有机统一。他声线独特,掌控力强,语言细部的营造拿捏恰到好处。胡亮企图“找回更多的汉字,发明更多的鸳鸯”,当诗人进入“言语”状态,开始左右手互搏,他会碰上故乡的诗人张船山和苏子瞻,“史诗快要进入紧要关头”,诗的超浓缩铀在凝结,“无言,就是五千言”。
——何冰凌投稿邮箱:shigeyuekan@163.com
中坚
青苔、砖雕、石板路、马头墙……在组诗《皖南札记》中,龚璇带我们走进皖南,走进如诗如梦如幻的“一生痴绝处”。皖南在龚璇的笔下是立体的呈现,也是深入肌理的表达。诗人甚至还运用了很多绘画的手法:既有工笔,也有写意;多处渲染,时有留白。在这一幅皖南长卷中,皖南之美不仅在于风物之美,还在于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之美,以及“板栗饼”“臭鳜鱼”等人间烟火之美。胡理勇试图寻找匿藏在历史、现实和未来中的诗意,在组诗《匿在岁月中》表达了对时间的思考。无论是面临台基山先民遗址、长兴雉城古城墙等“过去完成时”的怀古,还是面向隧道口、图书馆等“现在进行时”的思考,抑或是面朝“一个预设的目标”“海鸟飞不到的地方”等“一般将来时”的构想,诗人的笔触总是对应着“时态”和“思考”的指针。——陈巨飞投稿信箱:49414742@qq.com
前沿
这期三位诗人的诗歌作品从总体上而言,呈现了一个共同的特点:从日常生活中获取诗性。这些作品都有一种日常生活感觉力,其题材取自身边的事物,而使其最大限度地获取诗的感性。小葱的诗歌语言极有特点,充满想象的张力,是那种具有标识性的,熟悉她的诗歌的读者,哪怕不署上作者的名字,也能辨认出这是出自她之手。祝凯鸣的诗歌里有一种怀旧的色彩,像一场逝去的美丽乡村梦想,那可能是一种久远年代的南方记忆,但是他却以一种富于现象学特征的笔法让那种记忆变得真假莫辨,看似感性,却又非常哲学化。李路平的诗也是如此,其诗歌的日常性,以及感觉的细腻性,在最大程度地告诉读者什么叫“诗”。
——李商雨投稿信箱:lisychengdu@163.com
新锐
类似的题材、常见的句式和意象在本期的四位年轻诗人的诗歌里体现得尤为明显,比如少言、童七、陈梓龙和李曼旎都在写春写雪和雨水。这些构成题材价值的因素有着客观的本质属性,如何避开同质化的写作,提高题材的价值度,在相类似的意象和物象中,呈现出属于自己的表达欲求?编者欣慰地看到年轻诗人的努力,他们都是基于情感为内核,对日常的局部性或者片段性景象进行深度抒写,以独特的感受来彰显相同题材中迥异的体验与认识,亦即在大同的用语用词环境,他们都有敏锐的语境营造和突围能力,藉此,来维系独具个性的写作态势。编者看到少言在诗歌中情感的果敢和犹豫不定,童七的冷峻与炽热,陈梓龙优雅和自持的冷幽默,李曼旎的纯真与内在疼痛感,这些情感上的对峙在他们的诗中不可调和又趋向调和。
——樊子投稿信箱:fanzi1967@163.com
星座
诗人对于文字的执迷所具有的危险性,譬如可能会造成新的焦虑,于是,一种文字的禅修成为可能的探索。基于这种认识角度去读雷默的诗,就更容易进入和获得。雷默的禅诗对于文字有着抛弃式的简洁,他把力量更多地集中在精神上,似乎文字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支撑点,“从寒武,到侏罗,到白垩……”,语言是他的一个盾牌,他借此抵挡喧嚣世俗,遁入下一刻的天籁。陈润生的诗有一种清冽和质朴,他的诗大都是由单纯而确实的意象所构成,他通过对现实生活的介入,实现了对“山河故人”的抒怀。枫舟对于汉语言的热爱和纵情如同赴一场故乡星空之梦,写诗增加了他醒着的时间,让他的生命保持流畅自在。他使用语言,这额外的身体,“在如华的日光里沐浴”。
——微蓝投稿信箱:lingjun0316@126.com
诗话
新诗与杜甫的关系,是个有意思的话题。百年前,新诗在对古典诗歌传统的反叛中诞生。但二十年后,诗人冯至就重新认定了这位伟大的诗歌之父。而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,更多的新诗人与杜甫相遇,诗人王家新称之为“杜甫再次来到我们这一代诗人中间并成为我们的‘同时代人’”。诗人谷禾一本诗集的序言就题为“向杜甫致敬”。孙文波、梁晓明、萧开愚、黄灿然都曾写过与杜甫对话的诗。这可能是因为,当度过叛逆的青春期,新诗也来到了中年,它已获得了艾略特所说的“历史的意识”。这种“历史的意识”不但让新诗不断汲取大地般的力量,同时也让它生成了更敏锐的现代感。这些感想由诗人谷禾的诗集和陈朴对其评论而发,权作本期一组评论文章的引子。——刘康凯投稿信箱:lerkai@163.com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《诗歌月刊》2022年7期目录